【军营中闪亮的“星”】他是军营“托尼” 负责“头”等大事

军营里有一群“出镜率”相对较低的角色,他们看似平平无奇却又身兼多职,他们低调谦逊却又能在某些时刻发挥特别的作用。

绿色军装下的他们身怀特殊本领,他们是“全能王”,是“画家”,是“畊宏男孩”……是军营中闪亮的“星”,他们总能给人以惊喜。

“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!”武警六盘水支队某中队,即将休假的小安一边照镜子,一边向杨泽昊竖起大拇指。

“别臭美了,赶紧去洗一洗。来来来,下一位!”7月26日,杨泽昊一手拿推子,一手拿梳子,不一会儿功夫,一个标准的寸头就理好了。

21岁的杨泽昊是贵州省铜仁市人,2020年9月入伍,谈起如何会成为军营里的兼职理发师,他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原本我根本不懂理发,只是在新兵连的时候,负责理发的警士退役了,战友们去外面理发不方便,有时工作任务重,连续几个星期出不去也是常有的事,理发一时成了难题。”

中队领导得知杨泽昊毛遂自荐后,为他购买来理发工具,还专门腾出一间屋子作为理发室。

军人对发型有着严格的标准,干净利落的短发使军人形象更精神硬朗。初次接触理发,他拿起理发围布和工具,才发现并不那么简单。

“眼睛学会了,手却不受控制直哆嗦。”班长让他空闲的时候多练握力,力量足了下手才有把握。

此后,他购买理发书籍、下载理发视频,从条令要求学起、从基础动作练起、从简单发型理起,一到周末就去地方理发店拜师学艺,每次当师傅给顾客剪头发时,他就在后面拿着纸和笔,硬是一步一步的把每个发型的剪法记下来。

杨泽昊说,部队里没有假发可以练习,只能通过实践提高水平。往往训练结束后,他就对着镜子给自己理。

起初,杨泽昊理发并不是很顺利,中队几十号人,找他理发的寥寥无几。为了增强杨泽昊的自信心,中队领导主动带头“捧场”,让他大胆实践。

“第一次给战友理发还是蛮紧张的,理得满意不满意不敢说,但绝对符合条例的要求。”他说。

慢慢地,前来理发的战友逐渐多了起来,杨泽昊的理发水平也很快提高。现在,他仍坚持每月去外出学习理发新技术。

除了熟练掌握理发技能,杨泽昊还能结合脸型、体型,为战友定制出令人满意的军人发型……在他看来,理发不只是简单的机械操作,也是一门艺术。

为了营造轻松舒适的理发环境,杨泽昊在理发室内放置了音响,用轻缓悠扬的音乐,让战友放松身心。遇到处于下连适应期的新战友,杨泽昊会在理发时主动和他们聊天拉家常,了解他们在工作、学习、生活上的困难,帮助他们解开思想疙瘩,成为不少新战友的“知心大哥”。

当理发师2年多,从“小白”到“大拿”,他的名气越来越大,营院内的官兵来理发的也多了起来。

“理发的过程也能磨性子,耐着性子一剪子一剪子修整齐,日子久了,人会变沉稳,学习也更加踏实。”杨泽昊说。

空余时间,杨泽昊还开设理发课堂,手把手教战友们理发,为单位培养“专业”人才。

“军人发型样式有限,看似简单却同样很考验技术。”理发室里,杨泽昊详细为战友们讲解军人发型标准的同时,剪刀翩然飞舞,梳子精准落位,推子挥动自如,不出一会,一个干净、利索、刚毅的标准军人发型便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军营里有一群“出镜率”相对较低的角色,他们看似平平无奇却又身兼多职,他们低调谦逊却又能在某些时刻发挥特别的作用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