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宽容的文明不是真正的文明

一个月前,广州一位靠捡垃圾为生的外地老人在捡垃圾时中暑晕倒,被送往广州友好医院诊治,医院决定免费救治。但他出院后揣着靠捡垃圾所得的150元钱来到医院,补交了医疗费(见8月15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;现在很多地方比如辽宁、河南、黑龙江等地的救助站门前冷落,流浪和乞丐人员并不“领情”(据近日新华社、《大河报》)。

头一条新闻让人感动。破烂王和我们多数人一样也讲诚信。我相信,被这位老人行动感动的并不只是广州友好医院的医护人员,还有许许多多看到这个消息的人们。第二条新闻让人感慨。流浪乞讨人员并不像事前很多人想象的那样,会争先恐后、削尖脑袋往救助站里挤。

这两条新闻,说明人们以往对底层人群有多么大的误解和隔阂,说明大众的心理还不够阳光。其实,底层人群除了谋生的手段和我们不同,没有更大的区别。他们在乞讨的时候,并没有乞讨尊严,他们有自己的尊严。

关于底层人群,还有一个新闻值得关注。近日,内地有一家媒体派出八名记者,在乞丐中“卧底”,终于发现了一伙“假跪”的乞丐。看到这个消息后,有人对乞丐似乎产生了更多的歧视。但何三畏先生近日曾在《南方周末》撰文指出:“乞丐,无论真假,都不会是这个社会最需要鞭笞的罪恶。”透过对“假跪乞丐”的争论可以看出,这个社会尚缺乏一颗宽容的心。对此,每一个人都需要认真反思:我们有没有仅仅因为一次被骗,就决定永远拒绝奉献爱心;我们有没有仅仅因为个案的虚假,便怀疑所有的真实。

其实,这个问题仅仅换个角度,就能发现其极大的讽刺意义。乞丐没有办法也没有条件在我们队伍中卧底。假如他们有能力,他们是不是也会发现我们的一些行业中也有“假冒者”和“不合格”呢?

苏霍姆林斯基说:有时宽容引起的道德震动比惩罚更强烈。那么,为什么我们如此吝啬我们的宽容?《宽容》一书的作者房龙说,“所有不宽容的根源,都是恐惧。”那么,我们恐惧什么呢?我们恐惧的是,乞丐和流浪人员会破坏我们先进的城市文明,会影响我们的安全,会打搅我们的生活,会破坏我们的安宁。于是,首都一家媒体在刊登某豪宅广告时,还特意打上“地段安静没有盲流打扰”的字样。

相对乞丐和拾荒者等底层人士,我们都是强者。“强者都是无忌的”。而强者无忌的代价常常是弱者的尊严被漠视。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,不尊重乞丐尊严的城市文明是不是真正的文明?一个不尊重乞丐的城市能不能被称为现代城市?

宽容是联系社会的金链。只有宽容才能让所有人和谐共处,共同生存,才能让“自己活,也让别人活”。我们有缺点,就像乞丐也有缺点一样;我们需要宽容,就像乞丐也需要宽容一样。这正如伏尔泰所言:“让我们原谅彼此的愚蠢吧,因为这是人性的弱点。”(搜狐特约评论员 孟波)

一个月前,广州一位靠捡垃圾为生的外地老人在捡垃圾时中暑晕倒,被送往广州友好医院诊治,医院决定免费救治。但他出院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